作者:crabonline

如何捍卫北京城?

让臭外地的滚出北京!

一个多么直接油腻的诉求。在批判之前,不妨分析一下其中的含义:首先,强调北京是“我们”的,“我们”和臭外地有根本的区别。其次,“我们”不喜欢自由迁徙,至少不欢迎自由迁徙到北京。

我觉得这种主人翁意识基本很虚无。

比如,摇号买车的时候,北京人说的上话吗?尾号限行时候,北京人说的上话吗?房屋限购的时候,北京人,说的上话吗?交通管制的时候,北京人说的上话吗?被各种脏乱差骚扰的时候,北京人说的上话吗?

如此种种,所谓“我们”,还算是北京的主人吗?

当然,凭良心说,“主人”被虐得连狗都不如,绝非北京独有。

那么谁才是北京的主人呢?如果非要分出个主仆来,“北京人”和“臭外地”这种分类是行不通的。这两种人有多大区别?大多数不是一样挤公交地铁一样买不起房一样得被疏解到郊区去吗?

那么,说回如何做主人。这些瞧不起“臭外地”的人想如何做主人呢?我看了看,大意就是回到小时候,有个清净的家园。我也不知道在他们的小时候,由谁来阻止小院和小区里的私搭乱建和杂物堆积,反正他们长大了之后,也管不好这事,可能都怪别人素质低吧。那就说说自己的素质,似乎每个人都有一套美好的家训,请、您、咂吧嘴……之类。看起来对自己有相当好的期冀,描摹了一个很好的主人形象。

日本作家三岛澄江女士在《我的狭岛祖国》中曾提起留美期间遇到的中国女孩:“大部分日本姑娘不具备中国姑娘所具有的那种沉稳和社交能力。在我看来,这些上流社会的中国姑娘是世界上最文雅的人,她们人人都具有近乎尊贵的仪表,仿佛她们就是这个社会真正的主人。”

我觉得“北京的主人”对自己的想象比这个不差。有一个微博叫“北京人捍卫北京城”,几十万粉丝,都在给自己描眉画眼。其实北京城还有什么东西好捍卫呢。当年的皇城和胡同,早就面目皆非,大院里的小社会也回不来了。谁替谁捍卫,又捍卫的是哪一个北京城呢?

被小粉红骂臭的何韵诗,无论其知行是否合一,她说过的这段话还是在理的:“我们是文明而有智慧的一群,与其将精力虚耗在谩骂当中,不如将愤怒转化成更实际的动力。在这个时代,自由不是必然、坚持不是必然、忠于自己不是必然。尊重自己,尊重别人,这是香港人不能失去的基本做人原则。”

有点长,翻译翻译:你做不了别人的主,但你可以做高素质的人,否则还算是个人吗?

与北京共勉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