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读旧制度与大革命(一)

旧时领主对农民的控制,与现代户籍对人的限制多少有些相似。

自从户籍制度渐渐消融之后,中国社会一点点地恢复了活力,但是各种乱象似乎也由此而来。

为什么?是解冻户籍制度错了吗?

迁徙的自由被解冻之后,虽然并不是完全的自由,但是,匹配这点点自由的社会规则却迟迟未到。构建社会规则的整个管理机构,其水平的低下,仿佛一座纸糊的大坝,根本无法应对制度的泄洪,哪怕这“洪水”只是涓涓溪流而已。

(至于这种水平的低下是否与顶层设计的利益导向有关,就不在这里展开了。)